April 12, 2021

OTAKU

御宅族

中醫故事

在華盛頓彙報工作期內,安妮的病又犯了。有些人提議她去看看一個知名的中醫學,很會治偏頭痛。

介紹人說,李大夫父子倆全是名中醫。老李大夫原來是北京中醫學院的專家教授,三十多年前去美國。小李大夫在美國長大了,除開念書,在家裡讀醫,之後在喬治城大學醫學院念西醫方面,畢業之後沒做規培醫生見習,也沒考美國醫生執照,回家了在老李大夫的濕疹中醫門診所工作中。原本老李大夫醫術高明,給許多華盛頓知名人士名仕就醫,擁有知名度,小李大夫喬治城大學醫學院大學畢業,給他們爸的知名度又加光澤度,錢可賺變大。老李大夫前2年過世,如今小李大夫主持人門診所。他爸爸原先的顧客,一個許多,再次找小李大夫就醫。

安妮對著詳細地址,尋找李大夫。很一般的房子,樓底下是門診所,樓頂是居家。門診所一層有三間房間,每個擺多張床,掛著嫩白的紗簾,是診法、推拿、打針的地區。此外一個小房子,四周立著木格木櫃,放滿藥草,玻璃櫃檯裡是一些藥物或中藥方劑。

小李大夫走出去,招待安妮坐著。他衣著醫師的白大褂工作服,裡邊是西服和領結,腳底真皮皮鞋。李大夫先聽安妮說說病況,以後把脈確診,講了兩三句,安妮沒聽得懂。再讓安妮躺到床邊,給她紮上幾針,離去屋子,靜待中醫針灸起功效。十分鐘後,李大夫回進家,拿手撚動紮在安妮穴位上的毫針,過一分鐘,又離開了。那樣往復式五次,李大夫把針拔下來,讓安妮平躺著歇息一會,才坐起來。

安妮摸下前額,覺得仿佛確實不痛了,果真是醫仙。

李大夫說:「好啦,此次就是這樣。你的狀況,最少要做五個治療過程,不然不容易有功效。」

「我華盛頓彙報工作,明後天就回家了,沒法再看來李大夫。」

「我寫個藥方,你回到家,在本地找一個中醫學,請他照藥方讓你紮也行。」

「好,不便李大夫了。此次手術費是多少?是我協同醫保。」

「協同商業保險收我的帳單,快給我信用卡。」

安妮遞過去醫療保險卡,問:「我該付的一部分呢?三十美元。」

「就這樣吧,全是中國人,不注重了,認識一下。」

安妮不太好再聊什麼,看見李大夫把醫療卡印了複製,遞還回來。

「我你要吃午飯,認識一下嘛。」安妮說。

李大夫看一下她,說:「行吧,去哪?」

「你是當地人,瞭解,我哪裡都可以。」

李大夫脫掉白大褂工作服,梳梳頭,帶上安妮,駕車到一家飯店。

「你喜歡吃美國飯?」安妮問。

「中國飯美味,天天吃也膩。在中國,沒法,沒其他。在美國,挑選多,想改什麼換什麼。美國飯、法國飯、義大利飯、日本飯、印度飯。美國杜邦角有一個鄂塞俄比亞飯店,天天排隊。」

「鄂塞俄比亞飯沒有吃過,印度飯一般般,別的的都還好。」
她們停了車,走入飯店。

吃過飯,兩個人坐下來喝餐末現磨咖啡。

李大夫問:「如何,我講的,食用美味可口,偏頭痛許多了吧?」

安妮笑起來。

「確實,不騙你,《本草綱目》上寫了,特色美食看病。」

「你真逗,之前看見了醫師就焦慮不安,跟你一直在一塊,倒是挺輕輕鬆松,多少的事都並不是事。」

「做醫師假如讓患者焦慮不安擔心,那麼就糟了。要瞭解,人主要是努力醫治疾患,醫師僅僅搭把手。假如患者自身的人體不願醫治,醫師一點用也沒有,乃至反作用力,把人整死。因此 最壓根的,要釋放壓力,由自身人體內部調整。並且本身醫治,無需藥品,一點不良反應也沒有,僅有益處。」

「你那麼說,不象個醫師,反像抵制醫師。」

「我是中醫學,中醫學注重均衡。我如果自身不可以均衡,如何讓患者獲得均衡?」

「你剛剛說《本草綱目》,大家學習中醫的,是否都得背下來那本書?」

李大夫沒有回應,喝著現磨咖啡,看安妮幾秒,學會放下水杯。

安妮瞭解他在揣摩,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很平時的難題,有什麼費思考的呢?

李大夫說:「你不了在華盛頓,大約也不認識這兒幾個人。」

「一個都不認識,第一次來華盛頓。你安心,你告訴我事兒,假如你不願意我跟別人說,我肯定不跟所有人說。」

「實際上也不是什麼商業秘密,我只是不願傳來流言蜚語。你瞭解,全球風言風語數最多,散播更快的地區,便是華盛頓。」

「我們都知道過,沒有感受。大家中西部國內,誰也不關注他人的事,不散播流言蜚語。你告訴我的事,在大家那裡說出來也沒有人聽,大家那裡瞭解你是誰啊。」

「沒有錯,」李大夫點了點頭,說,「我的家世,我從未跟人講過,父親也沒跟人講過,僅有大家家中自家人瞭解。」

安妮聽了,有點兒焦慮不安,說:「如果你覺得不適合,就別跟我講了。」

「不,我認為你人非常好。剛剛你覺得的,你畢業後,不聽爸爸得話,沒法學專業,而去做社會保障制度工作中,這在中國人裡非常少見,由此可見你善解人意,非常值得信賴。」

安妮笑起來,說:「你是提前準備說自身的家世,還是作小結,誇獎我?」

李大夫也笑了,喝口現磨咖啡,清清嗓子,說:「大家李家,世世代代都從醫,救死扶傷,由於大家的老祖先是李時珍。」

安妮嚇了一跳,眼前這名,原來是李時珍的子孫後代。

「老祖先寫了一本《本草綱目》,那就是一本藥理學書。實際上他還寫了此外一本書,是診法的書。醫師總要先診了病,才可以服藥,他不太可能只寫一本藥理學書,不寫診法的書。可那本診法的書,還沒有進行,他就過世。臨死情況下,他把三個兒子叫到旁邊,說:《本草綱目》能夠取出去刊印,他圈閱過幾回,萬無一失。這部診法的書,後代子孫不可以交給人看,由於他不可以明確裡邊沒有疏忽。看病事關生命,若是有些人拿了這本書,用得不善,害人不淺生命,便是很大的罪行。因此 這本書,只准藏在家裡,子孫後代從醫時做參照,不可公佈於世。此後以後,大家李家子子孫孫從醫,都只在家裡讀這本書,從來不露出。李家醫生,全是自己教給。父親跟爺爺學,我跟父親學。父親在北京中醫學院做專家教授,也害怕公佈講這本書,僅用書裡一些敘述,作為病案講給學員聽。大家李家醫院看病,跟別的中醫學有不一樣,便是由於大家持續老祖先留有的方式。」

「我講呢,你它是秘方,那一定很靈。」

「你這類偏頭痛,哪一個中醫學都能讓你治。可我紮的針,跟他人不一樣,因此 得讓你寫藥方。你拿走,其他中醫學還不一定接納,不一定想要對著紮。」

「她們不願意,我也不許她們紮。如果我們那裡一個想要的也沒有,我也每一個月到你這裡來一趟,使你紮。祖傳秘方醫仙打著燈籠都難找,立在旁邊不愛惜,沒理由。」

「感謝你的信賴。」李大夫說著,取出筆紙,說:「這是我的手機號碼,電子郵件,也有手機微信。你最好少用微信,要用電子郵件,或是打我手機。」

「我給你通電話,發信息。」安妮看見李大夫寫的小紙條,說,「我爸爸在中國,只用微信,為了更好地跟他聯絡,.我裝手機微信,平常非常少用。」

「我是。不清楚為什麼中國人那麼喜愛手機微信,沒有人再次用電子郵件了。」

「大家中西部小地區,中國人少,我做社會保障制度工作中,都沒有中國人找我聊。手機微信在美國人群中不時興,我的朋友盆友沒有人用。」

「把您的電話也交給我啊?」

安妮取出錢夾,取下一張個人名片,寫上自身的手機號,住房詳細位址,電子郵件,拿給李大夫,說:「全擁有,連公司辦公室。」

李大夫把信用卡放進上用袋子。

「有一個難題,」安妮說,「聽聞你給許多聯邦政府議員美國議員看了病,有一個美國議員叫傑克史密斯的,給他們看了病嗎?」

「美國美國議員有四百多人呀,」李大夫笑了,答,「常到的,我可以記牢,不常到的,我記不得。你覺得的這一史密斯,我得回來查病案。他怎麼了?」

「沒事兒,他是大家州的美國議員。」安妮說著,站立起來,「大家付錢吧,我說了我設宴。」

「早已是盆友了,也要爭嗎?哪裡有跟男生一起吃飯,要女性付錢的。君子不為也。」

安妮從華盛頓回到家,就調工作中了。當地方案的一座福利醫院完工,市衛生局和社會福利局商議,任職安妮為該醫院的行政經理,承擔醫療專業以外的所有事務管理。因此安妮從早忙到晚,飯吃難受,覺睡不穩定,也因而偏頭痛日益嚴重。可她沒空在當地找中醫學,打針醫治。好在她在醫院工作中,能夠隨時隨地買藥,偏頭痛發病,就吃止痛藥。

空餘情況下,安妮會想到李大夫。好多個夜裡,她給李大夫通電話,講自身的頭痛,獲得一些告誡。可她離華盛頓有兩個小時時間差,她夜裡九點,東岸便是十一點,也不可以常通電話,危害李大夫歇息。因此 大多數情況下,安妮只有自身強忍。

六個月後,安妮確實沒法,找一個禮拜天,飛到華盛頓。之前看到李大夫西裝筆挺的,此次安妮也刻意穿上最好是的連衣裙。她一早辦理托運,飛四個小時,由於時間差,半中午抵達,馬上請李大夫打針,隨後一塊吃晚餐。由於紮了針,安妮在賓館裡睡得很穩定。第二天早上,她又找李大夫紮一回針。即然來一趟,盡可能運用。中午趕飛機場,也由於時間差,晚餐時候進家。

這趟旅遊,讓安妮平穩了個把月,隨後舊態複萌,頭痛得欲死欲仙。那時間,醫院準備工作進到最終環節,好多個禮拜天持續加班加點,她沒法再飛華盛頓。

新醫院總算開張,患者紛至遝來,各個喜不自勝。安妮工作中進到基本,不會再尤其忙,能夠有時間找本地的中醫學了,可她不找,她只想找李大夫。

又一個禮拜天,安妮再度飛到華盛頓,找李大夫打針,隨後一起吃晚餐。

服務生送過來飯後現磨咖啡,李大夫喝一口,說:「我們倆現在是同行業,你還是負責人。」

安妮盯住李大夫,說:「做為醫院領導幹部,我宣佈邀約你去大家醫院工作中,請用心考慮到。」

這一念頭,好多個月前安妮來華盛頓的情況下,提過一次。李大夫作為嘲笑,打馬虎眼過去。如今安妮再度明確提出,心態用心,倒讓李大夫有點兒驚訝,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

「我已經專業給你在醫院裡分配好一個中醫學診斷室,讓你配2個護理人員配額,你能自身選擇選任。我一直在醫院分配了一個模組標間,供你酒店住宿,臥房餐廳廚房衛生間,每樣齊備。」

「你的好心,我心領了。但很有可能嗎?我是醫生,這裡有一批患者,我不會很有可能把她們扔下,跑你那裡去。你想一想,假如換了你,你能那麼做嗎?」

「我替你要好啦,你無需把這兒的患者丟開。我的計畫,你每月到大家醫院工作中兩星期,在華盛頓兩星期。你能把這兒的患者都約在兩星期內,大家醫院也將你的患者約在你來的兩星期,兩不耽擱。自然你需要艱辛一點,常常旅遊。你一直在大家醫院工作中的兩星期,大家付工資,你開家價。往返飛機航班,確保商務艙,四個小時航行,你能入睡,旅行時間算你工作中。全部飛機票、停車收費、車用汽油、用餐、托運行李這些,大家醫院所有擔負,你無需花一分錢。如何?」

「錢一件事而言,並不是事,我不會急需用錢。並且洛磯山因為我還好想看一看,我從未到來過中西部。你讓我想想,再讓你回應。」

「自然,這類事兒,不可以逼你。」安妮又填補,「逐漸的情況下,先去大家醫院去一星期,在華盛頓三星期,還可以。」

「嗯,我想想。」李大夫突然問,「大家那裡離黃石公園很近吧?」

「駕車八個小時。」

「喔,那還是挺遠的。離大峽穀呢?」

「十個小時。」

「我的天哪,那麼遠?」

「遠?八個小時,十個小時還遠?靠近啦。從芝加哥駕車去三藩市,走八十號髙速,最少得三十幾個小時,要三四天。」

「我的上帝,美國中西部究竟有多大,從一個地區到另一個地區,無緣無故就是多少多少個小時,是多少多少天。八個小時,在東岸,把多少州都穿過去。」

「大家州,從這頭調到那頭,就得八個小時。要不我們在中西部開髙速,全是七十五邁速度限制,到東部地區,好傢伙,髙速只開五十五邁,並不是把人逼瘋嗎。」

「哇,好舒服,能調到七十五。」

「東岸的人,說大家見識小吧,大家仿佛什麼千奇百怪的都見過。可大家一天到晚,只看獲得高樓大廈一線天,或是人潮如湧,昆蟲一般。大家壓根不清楚寬闊是什麼園林景觀,什麼定義。因此 呀,到中西部討論一下,長長的眼界,學點自然地理。」

「我真是得好好地想一想,從未人跟我講過這種,中西部聽著太美麗動人了。」

「我在這裡等你。」

2個月後,安妮真的等來啦李大夫,她到飛機場去接。李大夫沒有是多少行李箱,並並不是搬新家,一星期後他還回華盛頓去。說妥了,李大夫先來一星期,之後依據狀況再商議。

李大夫抵達以前,安妮花了許多時間做宣傳策劃。自然她沒有洩漏李大夫的家世,只詳細介紹他在華盛頓治過是多少高官,早已充足。因此 李大夫前一天工作,診斷室門口排了隊,有些是定了約來就醫,有些是討論一下華盛頓名中醫,問起見沒見過美國總統。

而李大夫呢?再次謙恭的心態,精湛的醫療水準,迅速獲得患者的尊重和鍾愛。一個星期後,李大夫早已變成醫院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被醫院左右的朋友們接納了。

於公,見到這狀況,安妮很高興。她盡了很全力,說動校長負責人們,使用李大夫,如今證實是聰明的,她有眼光。于私,李大夫來臨,安妮心情好啦很多,吃飯睡覺都較為一切正常,再加上能夠每日請李大夫打針,她的偏頭痛日趨改進。

滿懷感謝之情,安妮加倍小心服侍李大夫。為迎來李大夫,她專業買來許多烹飪書本,中國菜、法國菜、義大利菜、日本菜、俄國菜、墨西哥菜、德國菜,乃至泰國菜和越南菜。每日認真負責學習培訓,給李大夫做。多虧美國商場裡,葷菜,蘿蔔白菜,瓜果蔬菜梨桃,每樣全面,想幹什麼也不太費勁。

安妮要求,每日早餐她在家裡搞好,送至李大夫在醫院的居所,使他食用工作。午飯和晚餐,李大夫和她回公寓樓,由她親手做,端到眼前。每日不反復,餐餐換新,李大夫哪裡歷經那樣的工資待遇,有點兒手足無措。

「家常飯罷了。」安妮說,「我搜過,李時珍是湖北黃岡人,因此 專業做好多個湖北菜,你看看如何?」

「這一東坡肉,我明白,全部的中餐廳都是有。」

「對,那就是蘇軾在湖北當官的情況下創造發明的,再加上毛筍和西蘭花,念出去便是蘇東坡。」
「你可以真用了心。」

「買了到一個湖北食譜,能夠常讓你做。」

「祖先是湖北人,我可並不瞭解多少湖北菜。父親在的情況下,有時候會做一樣兩種。但是在美國,難以購到湖魚,父親說,做湖北菜不易。」

「對啊,沒法讓你蒸武昌魚,只有做肉、豬排骨、蝦。」安妮拿筷子指向碗,說,「它是仙桃市蒸三元、肉圓、豆腐圓、糯米圓,經典湖北菜。它是紅菜苔炒臘腸,弄這兩種物品可費力了,跑倆家中國店才購到紅菜苔和鹹肉。它是煎蝦餅,美國蝦最好是買,到處都是,你假如喜愛,我們能夠常吃。這個是排骨藕湯,讓你盛一碗,別涼了。」

「美味,都美味。如果你每天那樣,我可害怕來啦,太麻煩你。」

「哪裡得話,我喜歡煮飯。」

「那我也不想要喂成個胖子。」

「吃好一點,少吃點,不容易變為胖子。」

看見李大夫很賞析的樣子,安妮內心開心,便問:「你看看,李大夫,現在可以把你的名字.跟我說了吧?一天到晚李大夫,多生分。」

李大夫點了點頭,說:「行,我要告訴你,但是自己的名字有點兒尤其。」

「你李大夫的身上,沒有一件事不尤其。」

李大夫笑起來,說:「你的小結工作能力很強,欽佩。」

「得了,講吧,你的名字.?」

李大夫喘一口氣,說:「我的名字叫李念琴,我媽媽的姓名是琴。」

安妮望著他,沒講話。

「我明白,聽著像個女性。爸爸叫我始終記牢媽媽。」

「美國人總之也不知道中國姓名有性別趨向。」

「是,校園內裡沒什麼關聯。長大後,跟中國人講,就有點兒不便。爸爸提議我將琴改為勤勞的勤,我不想,我想記牢媽媽,所以我非常少提及自身的姓名,大家都要我李大夫。」

安妮說:「是,那我也叫你小趙吧?」

「我比你大十幾歲呢。」

「那因為我叫你小趙。」

「行,你要我什麼都可以。」李大夫講完,又填補,「過2年就得叫老趙了。」

「過多少年,也叫你小趙。」

「行,隨你便,你叫什麼,我還想聽。」

安妮感覺有點兒臉熱,趕快站起來,說:「該離開了,中午有預定。」

「你從醫年分多,閱歷豐富,你看看大家醫院門診工作,有什麼必須改善的嗎?」好多個月後,李大夫的分配發生變化,每月來兩星期。交往時間多了,安妮便找機遇求教李大夫。

李大夫搞清楚,安妮是醫院門診行政經理,關注自身的工作中,因此 思索一陣,說:「現階段看,運行基礎一切正常。可是我有點兒擔憂,大家那樣的非營利醫院門診,可以保持多長時間?你瞭解,醫院門診消耗極大,大家那樣低收費標準,不收費,難以種活下來。窮光蛋是必須協助,但基本建設一個國家,基本建設一個社會發展,基本建設一個公司工作組織,都不可以借助窮光蛋。孟子曰:民之為道也,有恆產者持之以恆,無恆產者無毅力,苟無毅力,放僻邪侈,莫不為己。」

安妮沒有聽得懂,看見他。

「有錢人,或是中產階層,有房屋有資產,當然不願意社會動盪。她們不願意由於社會動盪,喪失自身的房屋和資產。美國往往平穩,由於中產階層是流行,中產階層不願意社會動盪。窮光蛋不一樣,她們什麼也沒有,社會發展再亂,也危害不上她們。乃至她們還能在社會動盪中,從他人手上奪得不屬於她們的財富。」

「沒有錯,我做社會保障制度工作中這些年,如今算作懂了。外邊那麼多招聘工人的廣告宣傳,還是有那麼多的人下崗,露宿街頭。並不是她們找工作難,是她們不願意工作中。唉,社會發展衰落,並不是由於有錢人過多,只是由於窮光蛋過多。」

「要想社會穩定和興盛,只有一個方式,便是解決窮光蛋,讓任何人都是有恆產。但是如何解決窮光蛋呢?不可以只是借助施予救助,授之以魚,比不上授人以漁。」

「啊?」

「窮光蛋沒飯吃,你每日給他們一條魚,使他吃飽了,結果是什麼?他每日坐著那裡,等你給他們一條魚,還會繼續嫌你給得太少。但是你假如不僅給他們魚,借款給他們一條船一副網,教他捕魚的方法,使他自身去捕魚。那麼他就更改了運勢,每日都是有魚吃,結清了借款,有著木船和魚網,擁有恆產,不會再受窮。這一大道理,非常簡單,是不是?」

「嗯,但是大家如今做的,便是每日給窮光蛋發救助,完全免費就醫。」

「不僅僅是每日給窮光蛋發救助,也要殺富濟貧,想根據解決有錢人來均貧富,結果一定得不償失,社會發展動盪始終沒法抵制。歐洲早已踏入這條道路,只願美國不必一錯再錯。」

「你很消極,很心寒嗎?」

「我從來沒有期待過,因此 都沒有心寒。老祖先早已說過,修身養性齊家治國平天下。看一個人,最開始需看他本人的涵養,隨後再聊天下事。父親勸誡我,人只需保證2件事,這一生即使沒白忙,一是修身養性,一是康家。」

「你三十幾歲了,還沒有完婚,便是一直在修身養性嗎?」安妮問,「一輩子沒修完,就一輩子不想結婚?不想結婚,就沒家,談什麼康家呢?」

「那倒也不是。」李大夫很高興轉了話題討論,「我對婚姻生活有自身的觀點,達不上規定,寧缺勿濫,不然終身吃苦,何苦。」

「唉,這些方面,我沒你那麼客觀,那麼有眼界。還記得那一次請你告訴我美國議員傑克史密斯嗎?」
「噢,是,我搜過病案,他三年前幾個月,來我門診所紮過針。」

「他是我的前夫,我那時年青。」安妮擺擺手,說,「他是個刑事辯護律師,之後入選大家州的聯邦政府美國議員。每一年幾個月去華盛頓,叫我離職,跟他一起往返跑,我沒同意。之後他在華盛頓外遇,三年前離異。唉,好不成功啊。」

「你無須責怪自身,你沒有錯。犯錯誤的是他,應當受到譴責的,是他。」

「大家離了婚,沒有往來,過年或過節寫個信用卡。你瞭解,大家中國人解決人際交往非常簡單,非此即彼,並不是盆友便是對手。一離異,必然反目為仇,血海深仇。我做不出來,我無法恨他。當時完婚,有我的一半緣故,不可以全怨他。」

「你太善良,太包容。你應該獲得美滿幸福的日常生活。」李大夫感覺這一話題討論有點兒比較敏感,便說,「頭一條,先得將你的偏頭痛完全醫好,那得看著我這一醫師的時間。」

那麼一轉捩點,安妮輕輕鬆松起來,說:「你還是沒有回應問提。不相信,你從來沒有交過女友,沒有想過完婚?」

「女友是交了,僅僅沒有尤其令人滿意的。」

「你眼太高了,華盛頓那麼大都市,你那麼大知名度,毫無疑問不計其數女生想跟您好。」

「他們想跟我真,是他們的事,跟是我什麼關聯。」李大夫擺擺手,說,「假如我不願意,縱百萬雄兵,不屑一顧。」

安妮不作聲,從李大夫得話裡,她仿佛聽出一點尤其的資訊內容,讓她心率猛烈,她很怕曝露出去。

李大夫也不會再講話,他也從自身得話裡,覺得到一點忽然的覺得,使他思緒搖晃,他也怕曝露出去。

過去了一陣,安妮猶猶豫豫地說:「要不,你下一個月再說,別住醫院門診了,住我們家吧?是我2個臥房。那樣便捷些,並且能有大量時間跟你在一起。跟你在一起,我認為開心。」

李大夫有點兒驚訝,看見她,沒講話。

安妮臉發紅了,低著頭。

李大夫願意了。

一個月後,李大夫再說。安妮到機場接了,立即開回自身公寓樓,把李大夫安頓到鄰居臥房。安妮為佈局這一屋子,用來到許多時間,換過幾回壁紙窗簾布和照明燈具。

李大夫進家,扭頭一看,笑了說:「真是一間好看的閨閣。」
安妮的心一沉。

李大夫見到,忙說:「沒什麼,換個擺放就可以了。我對住所只一個規定,靜。人生道路最重要的涵養,便是靜。」

「可美國人尊崇動,注重加強鍛煉,堅持跑步,去健身會所。」

「那就是錯誤的,違背自然法則。」李大夫說,

「英國有一個科學家韋斯特做了科學研究,哺乳類動物的使用壽命跟心跳速度反比。耗子心跳每分鐘二百五十次,一般只有活三到四年。小象心跳每分鐘三十次,能夠活六十年。健身運動提高心跳速度,降低使用壽命。你想一想,大自然裡,哪種動物最長壽?小烏龜,對嗎?千年王八萬年龜。為什麼?由於小烏龜至少健身運動,一趴多少天沒動。而飛上天的鳥,地面上跑的獸,都沒那麼長命。實際上即使獅子老虎,也僅有撲食的一瞬間會暴發猛烈健身運動,別的情況下全是臥著,行走都很遲緩。為什麼?健身運動多了,加快基礎代謝,導致五臟六腑太多耗費,損害人體。小動物都懂,人們不明白。一切正常日常生活,應當多靜而犯懶,不必一天到晚匆匆忙忙,傻乎乎,交際少點,維持寧靜,讓人體耗費維持在最少程度,那才可以健康平安。」

「我的天哪,這麼多大學問啊。」

「我做中醫學,從不激勵加強鍛煉。你想一想,古籍記述,寺院裡的方丈老練,許多高夀。為什麼?出不來廟門,不談管閒事,一天到晚坐蒲團上誦經,靜到完美,因此 長命。」

「得了,你整理好啦,大家出來用餐。」

「出來用餐,不自己做了?」

「慶賀你搬至我們家來住。」

兩個人到一家西湖飯店,安妮說成她爸爸的老朋友楊福安開的,之前常到。

楊老闆迎上來,大聲喊叫:「哎喲,安妮,你爸歸國,你也就弗來啦,怎麼可以。看看看看,越來越漂亮,快些快些,裡廂坐。」

「楊叔叔,這名是李大夫,大家醫院門診的醫生,之後想要你多照顧。」

「好呀好呀,劉先生。」楊老闆握著李大夫的手,說,「明代來,吾請儂用餐。」

「感謝。」

兩個人坐著,楊老闆趴到安妮耳旁,說:「這個姑爺蠻好,溫文爾雅。」

「楊叔叔,為什麼說他是姑爺了?」安妮臉發紅了,「我們都是朋友和盆友,他治我的偏頭痛。」

服務生端來四個冷盤,一邊報考:「符離烤鴨、乾炸響鈴、四喜烤麩、油燜春筍。」

「今日這一頓飯,我老徐作主。」楊老闆說著,拿過一瓶酒,「十年狀元紅,阿拉存私房寫真的。今時安妮相姑爺,衷于拿出來設宴。」

安妮臉更紅了,說:「楊叔叔,請別亂說?李大夫過意不去了。」

「是是,朋友加盆友,哈哈哈。」楊老闆坐著,倒著酒,說,「你爸爸歸國了,我意味著,招待劉先生。」

李大夫倒還鎮定,轉話題討論:「狀元紅我只聽聞過,沒喝似的過,今日要嘗一嘗。」

「便是一種紹興老酒,較為香。」楊老闆表述,「在中國常作喜宴上的喜宴。來吧來吧,喝酒,喝酒。」

喝過一口酒,吃過兩口菜,楊老闆看見李大夫,說:「外邊都說,劉先生是祖傳秘方的中醫學。劉先生這般年青,能學得一手好本領,確實不易。」

「祖傳罷了,幼承庭訓,耳濡目染,也沒如何苦讀,自當然然,也便會了。」

「劉先生如今依然每日念書,手不釋卷。」安妮說。

「自然,劉先生弗過謙遜便是了。弗苦學,如何可以成家立業。」楊老闆說,「那麼劉先生在華盛頓有一些什麼親人?」

「媽媽生我的情況下,醫院門診實際操作不善,我才滿月,她就過世。我過去了100天,父親就將我抱來美國。我自小是父子倆兩個人,不離不棄。前2年父親過世,如今我僅有單身一人,在美國沒有一切親朋好友。」

「中國呢?」

「中國自然有很多親朋好友,但我不會瞭解,因此 一直沒轉過國。誰都不認識,回來做什麼。」

「之後讓安妮帶上你歸國,她爸在中國養老服務。」楊老闆又說,「那麼說,劉先生是在美國長大的,漢語講得那麼好,也會念會寫?」

「大家祖傳的中醫學,不容易漢語如何行?我自小在家裡,發言念書,所有是漢語。」

安妮說:「他能夠背下《本草綱目》。」

「了弗起,了弗起,再吃一杯,再吃一杯。」楊老闆把酒言歡,跟李大夫碰了。「紹酒,弗像北京二鍋頭,沒近視度數,弗要怕。」

「來了,來了。」伴隨著宣傳,服務生擺菜上菜。

「西湖醋魚、龍井蝦仁、荷葉粉蒸肉、江浙經典,好弗好?」

李大夫站站起,作一揖,說:「多謝楊大爺勞神。」

「弗要客套,安妮跟阿拉自己小囡一樣,之後彼此便是一家人。」楊老闆站站起,雙手按照李大夫肩部,使他坐著,「我弗打擾到,大家快些動手能力,弗要菜冷特了,快些,快些。」

楊老闆離開了,安妮和李大夫動手能力吃起來。她們都並不大講話,有時候互相看一眼,笑一笑。

吃飽喝足,向楊老闆道了謝,同意之後常到,兩個人擺脫店面。安妮安全駕駛,李大夫坐著邊上。一路上,不吭聲,車內靜靜地,只聽到車軲轆翻轉的響聲。

楊老闆一口一個姑爺,把李大夫內心攪得七上八下,不可以平靜。儘管安妮幾次三番做表述,卻好像並不很果斷,表明了什麼?

安妮內心是完全一致的覺得,比李大夫又多了一層甜美。

兩人一前一後,走入安妮的公寓樓。立在屋子中間,相對性而視,依然緘默。一分鐘以往,李大夫張開手臂,安妮資金投入他的懷裡。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