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9, 2020

OTAKU

御宅族

僅有老濕機才知道女孩兒的性玩具全是玫紅的

1 min read

基本上每一個參觀我的木櫃的男女都會有這樣的疑問:為什麼女人的小玩具都是大紅的?還以為它是我很喜歡的色調。當然,在中國能接觸到的女孩子們的玩具大多是玫瑰紅色的,否則就是相似的藍紫色,這是不爭的事實,只有老濕機才知道。

聽說它是最受女士熱烈歡迎的色調,它是最具性魅力的色調吧。我覺得,當時她們在調研銷售市場的情況下,確實調研過客戶喜愛的色調難題,可是,一個較有風采的色調的小玩具就相當於有風采麼?自然並不是。

一、最好是的小玩具是玫紅的

1993年,位於北京白塔公園邊緣的趙登羽路文開了一家名為亞當和夏娃衛生管理中心的小店,這是迄今為止中國第一家性服務商店。湊巧,這一年我出世了。從這一年剛開始,情趣用品領域慢慢地發展趨勢起來,迄今也只算冷門領域。除了少量美麗的海外商品外,大部分玩具都來自模仿,這並不奇怪。大家旁邊的很多東西都是這樣。只不過是初期的仿冒比較偽劣,如今的仿冒可以精美地一般人差別出不來仿冒。

紐約SOHO的一家情趣用品店

在造假者中,瑞典品牌LELO是眾所周知的,這是迄今為止著名的性玩具品牌首次獲得坎城商品設計獎和紅點設計獎。LELO走高檔路經,它稱得上是情趣用品界的奢侈品包包,小玩具平均價1000元之上。在十年多前,並未有更強的小玩具前,LELO的出現解救了銷售市場,它變成最熱銷的小玩具。

LELO的設計風格穩定,色調以玫瑰紅為主。10年前被看好。除了小玩具的設計方案和層次感,還有很多品牌文化。如同有著一件LELO,就能表明自身追求完美更有品質的性生活。慢慢地,玩具們越來越像LELO。當出現一個更強的物品時,當然會要想向它挨近。

十年前在中國,突然出現了一個海外的漂亮玩具,很受歡迎。可是,顯而易見它如今沒有那麼火爆了,我們可以尋找比LELO更漂亮的小玩具,也可以尋找一樣功能強大的好小玩具。

二、這確實是性感迷人的色調

藍紫色和玫瑰紅真的代表了女性的浪漫情懷。當我跨過新開的spa前的藍紫色毯子時,我有這樣的感覺。舞蹈家、脫口秀節目主持人金星上海市區的房子中,其中一個大客廳布藍紫色的布藝沙發佈局,不記得窗簾布是否是藍紫色,只覺得高雅而明亮。

一個漂亮的粉紅色枕邊玩具可以真正意味著幸福和性感,但所有的小玩具類似於一刀切的調子,所以它不討人喜歡。

其實性感迷人的顏色有很多種。比如樂木的波爾多不優雅,不適合你送給還在上大學的女生。比如IMTOY的肉粉既有魅力又有溫暖,就像一個戀愛中的女孩,比如TENGA的清爽藍就像一個開朗調皮可愛的女孩。更冷門的也有例如TYBO的白色,Tickler的各種各樣豔麗亮麗的色調。但這種也僅有老濕機才知道。大部分的小玩具仍然是玫紅。

三、大家如何看這類色調的小玩具

實際還是一些慘忍的,淘寶網依然彌漫著很多的玫紅小玩具,連著低俗的填滿衝動的創意文案,乃至小玩具電子商務網站也是玫紅的樣子。很難改變,對於大多數普通人來說,這似乎是一段很長的時間。

就在我身邊,用小玩具的人有兩種,一種是老濕機,一種是第一次搶新鮮食物。他們說不出年齡。老濕機可能是40幾歲的人婦,也是有可能是20左右的九零後。第一次搶鮮的也是這般。在性行業,幾乎與年齡無關,隨著女性成年後的一生。

在女孩兒的小玩具身後,如同這一社會發展一樣,以流行男士價值觀念為核心,低俗的玫紅小玩具就好像男生手裡的一塊獵食。男生見到小玩具好像看到了急缺澆灌的女性,如同見到胳膊上的肉就想到到全部赤身裸體一樣。

小玩具在男小玩具是攻擊性的武器,小玩具意味著男人的欲望。因而,針對比較單獨的女士來講,大多數小玩具令人不爽。

女士必須性,也必須一次性日用品。女性玩具是在女性的室內空間下,承擔女性的必須,除了打開男性和女性使用的小玩具。女士天生就為女士,而不是男士必須的贅肉。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