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9, 2020

OTAKU

御宅族

攜貓旅遊發展史

1 min read

利維坦按:家貓在窗邊看世界有多大,可能主要是看到了鳥——至少,我家的貓是那樣。但是不是有勇氣出來逛一逛,還真從未試過……有盆友提議,貓和人一樣,要是沒有自小栓上遛貓繩帶出來,可能也難以培養逛一逛的習慣。

但是,如同文中強調的,“暴力傾向,不防水,懶散”這種大家針對貓的意見也不一定全是恰當的,就算經歷了9500很多年的飼養史,家貓的狂野依然存有,家貓和自然界的關聯一直糾纏不清——因此 ,為何不下樓梯遛貓?

我家那只三歲的貓絕大多數情況下都是會懶懶地趴到窗前,臉對著公寓樓外邊高高地樹技,潛心地盯住鏽鮮紅色的鶇和木深棕色的家雀。小鳥有時候把樹技弄出噝噝的響聲時,她的眼瞳會一瞬間擴張。

她是一隻住在7樓的家貓,一直對世界有多大填滿期盼。可是,即便存有一切讓她外出的概率,因為我不容易讓她獨自一人在地理環境中釋放自己。

因此 ,我採用了折中的方法,上年給她買來根遛貓繩。在經歷了開始的磨合期以後,我們倆互相融入了一種節奏感:我給她套上傳動帶,把她撈出,送到背井離鄉附近鴨塘前的綿軟草地上。來到那裡,我也把她放到草上,隨後由著她突發奇想地亂走。

路大家常常會盯住我們倆,有時也會遇到遛貓遛狗的人:小狗小狗狗都是有。他們歪著頭看見我的小貓,嘗試強制把她認做一隻形態各異的狗。

她自然並不是狗,她是一只用遛貓繩牽著的貓,並且出去溜達的貓不僅她一個。

創作者那只栓著遛貓繩的貓(很有可能已經盯一隻荷蘭鼠)。

這個夏天原始,艾達·莫斯(LauraMoss)出版發行了一本書——《貓的歷險》(AdventureCats),艾達在住宅社區的工作中是協助家貓邁向室外全球。《貓的歷險》使我們瞭解到,這一全世界也有一些不簡單的貓,他們能爬山、能露宿——乃至能游泳。

莫斯還是書的同名的網址(adventurecats.org)的運營人。她表述道,貓旅行早就不是什麼新鮮事了。莫斯告知史密森尼學好網址的新聞記者:“大家在社交網路出現以前早已早已和貓一起出行了。”他說。近幾年來,這類作法再次得到了社會發展的認可和關心,非常大水準上是由於大家在各種各樣社交媒體帳戶上共用有關“毛多小夥伴們”的相片視頻。

互聯網技術(毫無疑問,早已為貓咪們幹了過多奉獻)給這種反加菲貓(動漫漫畫裡的大胖子)種類的貓貓產生了新的認知度,這事自身並不新奇。可是大家對貓的偏見並不合理,他們“暴力傾向、不防水,還懶”——歷史時間否定了這類認知能力。

MelSunquist和FionaSunquist在《世界上的野貓》一書中寫道:“從最初對印度、中東和歐洲的貓的描述中,我們可以發現,基本上在世界的每個角落,在一些人的地區都有家貓。不管大家走到哪裡,都是會攜帶自身的貓。針對大部分小動物而言,江河和深海那樣的地貌是天然屏障與阻攔,對貓的危害則正好相反。大家一開始根據華路運輸貨品的情況下,貓便是船裡的一員了。這種貓在世界各國旅遊,並在沿路的海港添加或是離去船舶。”

儘管貓餵食的直接證據至少可以追溯到9500年前(祖先是野貓,野貓,felissilissilational(felder稱為沙漠貓,f.silvestris的亞種)。他們好像於13.一萬年以前,從另一個亞種支系出去。一些流浪貓大約在一萬年前在中東飼養,成為家貓的祖先。但是,直到古埃及人把貓捧在手裡,才經常得到治療。回到西元2001年。古埃及人繪圖的關於貓的圖像證實,一些最初期的家貓是栓著傳動帶的(古代埃及用貓來操縱蟲害的總數,並且古埃及人很有可能是用皮產生保證 自身的除害能人不容易逃走)。

事實上,貓十分擅于實行此項工作中,以致于古埃及人將這種捕鼠能人與她們的宗教信仰神明聯絡起來。來到西元525年,古埃及人對貓的尊崇早已這般之明顯,以致于傳說中波斯人可以侵入印度的一部分緣故便是——她們的兵士們把貓送到了競技場上。小故事講到,古埃及人寧可挑選逃走也不願意損害這種小動物。

雖然在古代埃及,出入口飼養的貓是違反規定的,但在有些人將幾個貓偷渡者出國後,貓便剛開始在世界各國散播起來。古希臘地區貓的最開始紀錄是一尊拴著傳動帶的貓挑戰狗的大理石雕刻,這尊石雕出現在西元500年。

殊不知,天主教的盛行標示了人類社會對貓心態的前所未有的巨大改變。在1233年,約翰布拉德肖提到,1233年,為了更好地擺脫印度式的神聖體系,姐妹教皇葛列格里伊克斯發voxinrama的nrama的佈道,其中神諭,特別是白貓,給魔鬼。在接下去的4個新世紀裡,因為大家將身亡封建迷信地歸因於法術和惡運,歐州的貓遭遇著被瘋狂殺戮的運勢。儘管貓有顧慮,它們仍然有能力處理頭部和船上的老鼠總數,所以即使在這個動盪的階段,也有越來越多的家貓,因為格洛裡亞斯蒂芬斯常常稱它們為貓的遺產,通常遷移到世界各地的海港。

美國納瓦林研究所強調,這只熱愛冒險的貓不僅讓老鼠遠離貨物,還成為海員和冒險家的朋友。例如,一只有老虎斑點的貓,希皮太太,證實了厄内斯特沙克爾頓1914年前往南極的不幸。這只貓的主人家是哈利·“花栗鼠”·麥克風內什(Harry“Chippy”McNeish),是船艦“長久號(Endurance)”上的木匠。水手們迅速發覺,“花栗鼠妻子”事實上是位紳士,但他的名字卻早已被大夥兒叫習慣,他的個性化迅速就要他與水手們打成一片。悲劇的是,“花栗鼠妻子”的結果淒慘。在“長久號”深陷冰塊中以後,沙克爾頓指令水手們把日常生活用品耗費縮減到至少,並叫她們擊斃了“花栗鼠妻子”。今日,在英國威靈頓,麥克風內什的墓旁屹立著一座黃銅墓葬,以留念“花栗鼠妻子”。

別的的“船貓”小故事也許多 。處女海員喜歡長途載貓,由於丹麥神話和傳說在一定程度上有正確的指導,維京人尊重等待旅程的貓(弗雷賈是丹麥神話和傳說中最顯著的女王,迫使兩隻貓比古爾和特傑古爾伸展他們的裝甲車。為了更好地向弗萊婭表明尊敬,維京人也有為新娘子送貓的傳統式】。

之後,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暴發之時,貓在兵士中恒火爆。兵士養小貓既為了更好地讓他們守候自身渡過戰地風雲歲月,也為了更好地抑止耗子的總數。據估計,約有五十萬隻貓在艦艇和壕溝中“服現役”。馬可·施特勞斯(MarkStrauss)在《小發明》(Gizmodo)一書裡詳盡論述了這種“英勇又毛絨絨的兵士”,並關鍵敘述了像“虎斑”這類知名的貓,“虎斑”之後還變成澳大利亞一支軍隊的吉祥物設計。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內,諸多貓貓小故事中有一個和溫斯頓·邱吉爾相關。他與英國皇室艦船“巴拿馬白馬王子號”上的貓“小黑(Blackie)”經歷一次知名的會面。這僅有著乳白色黑斑的大黑貓之後被更名為“邱吉爾”,而且在1941年邱吉爾前去紐芬蘭、與佛蘭克林羅斯福總統會面時,守候他跨過比斯開灣【一些貓粉從兩人的合照中挑毛病,造成了異議。相片裡,總統拍著“小黑”的頭:“(邱吉爾)應當遵循這一場所的禮儀知識,外伸他的手,等候“小黑”容許的資料信號,而不是上來就摸”,一位點評家表明】。

即便在今天,“船貓”的傳統式仍被承襲著——就在2020年五月,俄羅斯海軍為一艘前去葉門沿岸地區的長途艦船送到了自身的第一隻貓。即使如此,“船貓”都不被容許在港口上隨便走遠——這類個人行為以前對封閉式的生態體系造成了破壞性嚴厲打擊。

但是,直至18世紀中期,貓類才剛開始在歐州再次贏下自身的品牌形象。布拉德肖強調,德國的瑪利亞女神(QueenMaria)讓貓在巴黎社會發展中越來越更時尚潮流,而在美國,那時候作家對貓的充分肯定一樣提高了他們的影響力。之後到19世紀末,貓咪們找到最忠誠的粉絲:文學家和貓發燒友哈里森·艾默(HarrisonWeir)。專家學者們覺得,艾默是最開始的貓奴,1871年他在美國創立了第一個當今貓展【大家覺得它是第一個“當代的”貓展,理論上,第一次大家都知道的貓展是在300年以前的聖吉爾斯展覽會(St.GilesFair)上舉辦的,但那時候評定貓的規範僅有他們捕鼠的工作能力】。

“他因大家對貓長期的忽視、淩虐和殘酷方式義憤填膺。sarahhartwell在短暫的貓科動物史上寫道,他的第一次當代貓展的計畫是促進貓科動物的健康,而不是展示貓主人的競爭性測試場。貓展上面有一隻十四歲的虎斑貓叫“老太太”,是哈里森自身的貓。這次展覽會將貓帶到了舞臺聚光燈下,貓再一次越來越關鍵,他們做為家養寵物的影響力也提升 了。

可是,更是由於在這種初期展覽會中的貓都被拴著,家貓的影響力提升 並不代表著遛貓這件事情在紐約經常可以看到。

蜜蜜·馬修斯(MimiMatthews),史學家,她的新書推薦《咬拿破崙的哈巴狗》(ThePugWhoBitNapoleon)將要發佈,在發送給史密森尼學好網址的電子郵件中寫到:“我不會感覺把貓拴在身邊是一種與眾不同的時尚潮流——最少我還在自身的科學研究中沒有這類發覺。在貓展中,栓繩僅僅大家在貓籠子外邊操縱他們的一種好用方式。”

但是,因為貓展的取得成功,第一個貓研究會——大不列顛的我國貓俱樂部隊(theNationalCatClubofGreatBritain)——于1887年創立(沒多久以後的1895年,一個全國的耗子俱樂部隊也創立了)。也更是在這個時間範圍內,第一批“病原體式”的貓圖片剛開始散播:一位全名是哈利·波因特(HarryPointer)的英籍攝像師給自己的“伯恩第斯貓”拍攝了一系列相片。相片的內容從一切正常的“自然之美照”慢慢變成了笑破肚皮的情景:貓貓們騎著單車或是捧著水杯飲茶。他維秘式的小寵物畫像加強了“貓不僅是捕鼠專用工具”的見解。

但是,從捕鼠獵人到驕寵的家貓的變化也有段路要走。如同阿比蓋爾·艾裡克(AbigailTucker)在《客廳中的獅子:家貓如何馴化我們並主宰世界》(TheLionintheLivingRoom:HowHouseCatsTamedUsandTookOvertheWorld)裡論述的那般,直至二十世紀中期,貓的適用範圍還是徹底消除齧齒類動物。一位新聞記者在《紐約時報》上詳細說明了1921年自身出國留學去巴黎後見到的日常生活狀況。

他寫到:“這片土地資源上的一切徹底不一樣。我在這碰到的最怪異的事兒是,貓在街上像狗一樣被拴著。”這並並不是由於俄羅斯人感覺這二種小寵物類似。反過來,如同新聞記者表述的那般,緣故歸結為於耗子:“現在有這麼多的耗子,而貓是相對性稀有的,他們太有使用價值了,大家不太可能讓它獨自一人出門,因此 他們的主人家把自己的捕鼠能人栓著了傳動帶。”

針對家貓而言,變成家中小寵物的緣故歸結為于高新科技的發展。1947年貓沙的出現是尤為重要的,具有一樣實際效果的是更合理的病蟲害防治對策,它儘管沒有讓貓從數百年的職位上離休,但這毫無疑問使他們的工作壓力已不那麼大。艾裡克敘述了這一從操縱蟲害的方式到家中小夥伴的變化,“或許家中的火爐邊上便是個離休健康養生的最好是挑選。”

可是,為何貓在飾演新人物角色、守候人們日常生活的情況下,大家看待他們的方法和狗有這般之大的區別呢?

領狗出來散散步更非常容易,它是確實。大概在1.三萬到三萬年以前,狗早已被大家飼養成守候自身的目標。比較之下,家養貓出場的時間要晚些一些。二零一四年發佈的一項貓基因序列檢驗資料顯示,當代貓依然僅有一半的訓化水準,正由於這般,訓煉一隻貓去室外行動並並不是拴拴傳動帶這麼簡單。這也是托尼·理查森(JimDavis)的動漫漫畫《加菲貓》中取之不竭的笑料之一。當加菲的主人家喬恩嘗試帶著這只知名的貓散散步時,他的勤奮對加菲一概不起作用,直至1981年羅伯特才下結論,遛貓繩是不宜貓的。

但是,性別成見有可能也是人們沒有用大量方式飼養貓的影響因素之一。在歷史上,大家一直把貓看作女士。在一項有關生日卡的科學研究中,凱特琳·M·羅格斯(KatharineM.Rogers)在《貓和人類想像》(TheCatandtheHumanImagination)一書裡把“討人喜歡、漂亮、處於被動的小貓咪”與社會發展對女生和女人的性情營造聯絡在了一起。

羅格斯寫到:“生日卡上的貓要不是和小女孩在一起,要不就出現在日常生活的情景中,無論是坐著十九世紀設計風格、做著刺繡圖案的媽媽們的靠椅旁(1978年),還是蹲在一堆媽媽在父親節扔下的待洗床單上(1968年)。”但是她發覺,當今的信用卡早已剛開始體現出大家對家中主題風格的更高的想像(“當女士出現在非常規的人物角色中的情況下,貓剛開始和男士畫在一起”),這很有可能有利於還擊“家貓”只該呆在家裡的念頭。

自然,並並不一定的貓天生就需要穿行在自然界中。如同莫斯觀查到的那般,貓的性格如同人們一樣。一些家貓很願意在沙發上懶散地渡過歲月,的確沒有什麼去室外探險的期盼。

但在這個全世界,肯定並不一定的貓都那麼“宅”。

有只全名是弗雷德里希(Vladimir)的黑白花色貓,已經遨遊美國59家公園的道上;有只全名是“判逆之爪,施特勞斯·馮·斯凱特堡”(StraussvonSkattebolofRebelpaws,通稱斯凱奇)的多趾緬因貓,已經南比斯開灣出航——莫斯紀錄的“冒險貓”們呈現了另一個貓群——她們追隨著強悍先輩的腳步,從隨船舶周遊世界、在歐州十字軍的鐵蹄下委曲求全的以往,一路走來到能夠穿行在自身的快樂王國中的今日。

他們不容易像室外貓和流浪貓那般對郊外的當地種群造成威脅,這種貓安全性地探尋著這世界。今日,他們的小故事在社交網路上被大家瘋狂地共用、關注,他們擺脫了家貓呆板的人物角色——炫耀著這一一直以來一直用爪爪操縱著全球的群族。

More Stories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