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6, 2021

OTAKU

御宅族

養老院幫我上可怕的一課

先申明,共用本文並不是為了更好地勸你生孩子。

生或是不長,徹底就是你自身的挑選。但每一種挑選都是會有成本,每一個人也都需要給自己的挑選擔負不良影響。

僅有充足正確認識了這種很有可能的成本和不良影響以後,大家才可以作出合適自身的挑選。

01

昨天晚上我與一個開養老院的盆友用餐,我詢問他養老院收要多少錢。

他說道規範不一樣,但一個月也得收個5十位數,她們精准定位較為高檔。

我禁不住感慨,富老頭兒的錢真好掙。

我講你們一個月收那麼多少錢,給予的服務專案能值這一價嗎?

盆友遲疑了下,說這個問題不太好講,能掏錢買到的基礎設施建設大家肯定是保證位了,但該說不說的吧,許多事兒也不是錢會處理的。

你要啊,老年人真真正正的感受是來源於床有多貴設備有多健全嗎,實際上並不是,真真正正的感受來自人。

一個來源於是老年人和老年人中間。

老年人也必須社交媒體,養老院的老年人中間一樣會爭吵,會結黨營私,老頭兒會為了更好地老婆婆吵嘴,這或是小問題。

另一個也更關鍵的是,護理員的服務理念是個問題。

並不是淩虐的難題,有監管在一般也害怕欺壓老年人,可是她們優先照顧誰,忽略誰,有意正確引導他人獨立誰,這種物品就立即危害老年人的生活品質。

我說你開養老院的你無論嗎?

他說道即使我覺得管,我管得了沒有?

請別看這種老年人每一個月給養老院兩三萬,大家運行也是必須成本費的,退一萬步講自己也是要掙錢的,能給到護理員手上的還不便是每一個月幾千元。

你可以寄希望於這種每一個月領幾千元的護理員真把每一個老年人都當親爸服侍?
久醫院病床前還無孝子賢孫呢。

我講那你們不可以多給點?

他說道早已給的許多了,我小孩子如今讀幼稚園,我也發覺許多私立小學收著比北角安老院貴,裡邊的老師工資比大家的護理員還低。

我壓根害怕寄希望于這種教師能為這一點錢將我小孩子照料得多麼好,就這一點薪水,照料得好是別人的情份,沒顧得上也是別人的本份。

只需小孩子安全性出不來難題,我都能規定幼稚園教師幹什麼?

老年人給養老院的有錢,我給幼稚園的錢也許多,可是你照護工也罷教師也好,全是打職工。
你不能寄希望於人拿5000元錢幹50000的活,我想有這可耐還開啥養老院?

他喝過口酒,再次感慨說,因此或是要生寶寶,養兒防老或是必須的。

我說你這一話就有什麼問題了,護理員陪護老人會欠妥,但你自己的小孩就能更強嗎?

即使確實孝敬,都不意味著就能一直精心照料你,他們但是你覺得的,“久醫院病床前無孝子賢孫”,你小孩子未來也會出現自身的事兒與家庭要忙,能貼身照料你一年,還能管你五年十年嗎?

盆友笑了,我並不寄希望於小孩照料我,我老了毫無疑問也是去養老院。

小孩存在的價值取決於——小孩的存有自身,便是一種震懾。

這是一個使你不會變成 他人關心傳動鏈條底層的確保,有小孩不一定能使你的老年生活過得好,但最少能使你活得算不上很差。

我沒太瞭解,他幫我講了一段話,要我虛汗直冒。

他說道他開養老院至今,發覺一件事情:

養老院是一個半封閉式的自然環境,除開養老院裡老年人的小孩會來探望之外,基本上沒有外部社會輿論和社會道德的監管。

並且因為老年人必須歇息的緣故,大部分養老院不是熱烈歡迎不相干人員的參觀考察的,那麼那麼問題來了,在那樣一個基本上與外部阻隔的小社會發展裡,除開基本上的法律法規,起功效的規律性是啥,是心地善良和光輝嗎?

不。

是“適者生存”的叢林法則。

02

在養老院裡什麼是弱,什麼是強,並不是看著你年輕的時候在社會發展上多有影響力,賺了要多少錢,只是看他人欺壓了你之後是否會有些人來找他算錢。

人生道路到這一環節,會喪失和絕大多數人際關係的聯絡。

你老了的情況下,你的同學們盆友朋友也類似都是在養老院裡了,有的很有可能還早已在骨灰壇裡,除開你的孩子,你被欺負了之後誰還能幫你找後賬?

誰又也有工作能力幫你找後賬?

從別的養老院科學上網出去幫你排氣?

或是報夢給欺負你的人?

你也不要問我養老院裡並不是有監控攝像頭嗎,它是人的難題,並不是機器設備的難題。

第一,家庭冷暴力你是否算欺壓。

並且在養老院幹久了的護理員有一千百種監控攝像頭留下不來直接證據的方法讓你惹麻煩,並且都無需惹麻煩,不理睬你的要求就好了。

第二,監控攝像頭也是必須有些人去調紀錄才更有意義的。

養老院的運營方肯定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除了自身的小孩子,誰會會想要幫你去調紀錄。
我講一個大道理,你別說我冷酷。

對大家開養老院的人而言,大家確實關注老年人高興不高興嗎?

大家只關注老年人是不是安全性活著就可以了,由於只需老年人活著大家就能收款,即使死也別死在我的院子。

此刻你看看,要是沒有小孩,你一直在養老院裡碰到事兒的情況下能和誰狀告?

你與護理員的分歧也罷,和別的老年人的分歧也罷,絕大多數情況下你自己難以解決,就只有尋找外界能量。

這個時候有小孩你也就有外籍球員,即便這一外籍球員不一定孝敬,不一定會出來,可是假如你沒有小孩,你也就一定無依無靠。

我講,那如果小孩不合理人?小孩不讓你左右呢?

他拍了敲桌子,說孔子無需他左右,我只必須他存有。

這一主心骨並不是讓你靠的,只是給他人看的。

靠不可以信賴都不在乎,關鍵是一定要存有,由於他的存有自身就能讓他人掂量掂量不良影響。

我還有小孩在外面,你對我不好會出現不便,大家都嫌麻煩。

這就是一種牽制。

你的人體早已日常生活不可以自立了,但你的邏輯思維觀念又都還沒到不保持清醒的程度,你可以很清楚地瞭解自身已經被欺負乃至被侮辱,你很憋屈很惱怒,但是你沒有一切方法。
你可以向誰尋求幫助呢?

你沒有小孩,都沒有平穩聯絡的人際關係人,你就像一個小孩校園內裡被欺負了一樣無奈。

就連警報都不起作用,你說說警員如何管這一?

或許你沒生小孩省下了許多錢和時間,或許直至這個時候你仍然也有好多好多錢,可是你乃至找不著人會幫你將錢用掉。
錢在年輕的時候能夠 處理許多難題,可是到某一階段,你能發覺錢連自尊難題都難以解決,能處理這個問題的僅有親屬關係。

他打過一個酒嗝,再次說:我都真不感覺親屬關係就會有什麼神奇的能量,我也不明確自己的小孩子在我老了之後就能仍然愛我,但這並不關鍵,由於他的存有也會受社會監督。

或許他不一定是一個好兒子,但平常人毫無疑問不願讓他人瞭解他是一個不孝之子,因此他就算是裝,也得裝出最少程度的對於我的維護來,我說的是最少程度。

我這養老院簡直眼界到很多東西,我的規定不高。

此外,他就算是為了更好地自身的臉,都需要略微顧慮下我的自尊心。

我算得上看懂了,這養老院裡實際上和幼稚園裡沒有什麼差別。

小朋友有爹有媽,就算他在自己家被父母揍到起飛,可是在幼稚園裡他便是能直起腰,由於他有些人能夠 狀告,由於他人瞭解欺壓他會出現不良影響。

可是沒爸沒媽的小孩子,我不說他人是否會欺壓他,教師是否會忽略他,可是就算有一個同學說他是個沒爸沒媽的小孩子,他也相當於受欺壓了。

別人也沒打他沒罵他,可是他內心能舒服?

我交費送我小孩子去幼稚園,還需要吹捧著一個月幾千元的幼稚園教師,你覺得是為什麼,不便是由於在人沒有工作能力保護自己的情況下,身旁的所有人都是有很有可能對你合理合法殘害麼?

他沒做違背標準的事兒,你抓不緊他一切把手,但他便是能使你很難受。

你如今是一個在養老院的老年人,你想吃什麼物品,別的老年人明確提出來啦護理員立刻就要拿了,你說了護理員便說他也有事讓你等著。

你行走不便,和護理員說想要去趟洗手間,護理員假裝沒聽見,聽到了也說想要你先等待,隨後幹好別的事,活才三十分鐘再去管你。

或是隨意含沙射影一句絕後的老古董,都沒說到底是誰,但你瞭解。
許多事兒危害性並不大,但羞辱性極強。

成年人在眾目睽睽下扇小朋友巴掌,她們也感覺自身沒犯錯哪些,她們不容易管小朋友的自尊,她們感覺小朋友都還沒自尊。

一樣是這種成年人,她們也不會管老年人說些什麼,她們感覺老年人早已沒了自尊。

但事實上呢,小孩子一樣有自尊。

僅僅有人說了沒有人聽。

許多老年人僅僅人體麻煩,可是邏輯思維依然保持清醒,她們自然也是有自尊,並且正由於我們沒有明天裡早已失去對絕大多數物質生活的要求,因此她們的自尊會越來越比以往更為明顯。

僅僅有人說了無論用。

小孩子能求助的僅有爸爸媽媽,她們和全球原本就沒有創建起關聯,只和父母有最開始也是近期的關聯。

老年人也是一樣。

真到年紀非常大的情況下,老年人當今世界的人際關係會被時間慢慢砍斷,她們最終能求助的僅有兒女,只留有和兒女最後也是最親的關聯。

這類關聯很有可能欠缺,很有可能不可靠,可是這就是她們在和養老院,和別的老年人,和護理員,和這世界博奕的情況下,手頭上最終的主力資金。

假如連這一關聯都沒了,她們就一無所有了,沒有牌能夠 出,完全喪失主導權。

她們的此生能否過得像本人,只在於身旁的路人能否當本人。
03

你要年輕的時候,錢能夠 互換一切。

但歌曲當你老了的情況下,錢確實僅僅錢了。

你有沒有覺得到,你兒時,父母對你是強悍的;但到你如今這一年紀,父母在你眼前實際上是劣勢的?

博奕這東西真的是各個方面。

因為我並不是勸你生,生不生全是你自身的挑選。

變老終究是將來的事兒,將來的事兒為什麼說得准呢,很有可能等著你我老了之後全球就慢跑進到“克蘇魯的呼喚”了,大夥兒立即全機械自動化了,那時候就不用養兒防老了。

也是有很有可能明日半人馬座阿爾法星人就侵入地球了人類都去玩蛋了,你養兒防老也沒意義了。

在明日來臨以前,一切皆有可能,是吧。

他人我不在乎,生不生造成社會發展怎麼樣因為我不在意,我是想在年紀大了的情況下為自己多一個主力資金。

並不是我壞,簡直我眼界的壞東西有點兒多。

聽了他他們,緘默了好長時間。

我覺得辯駁,但他確實眼界過這類日常生活。

最終我覺得喝一杯,一仰頭他也恰好把酒言歡。

大家乾杯,一起心痛。

More Stories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